13
- May
社企邦
浏览 : 306

社会企业还没成为主流?社会企业就不可能成为主流,或者说所有企业都追求义利并举、义利兼得后,每一家企业都是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的双轮驱动者。此时,社会企业功成名就,无需再去争夺名号,大可以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了。

远在2013年,社会企业在国内的普遍认知不及现在的十分之一时,在当年博鳌亚洲论坛上,第一份中国社会企业白皮书《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发展报告》就提出了“理想的社会,所有的企业都应该是社会企业: 为社会成员提供均等的机会,为社会创造有意义的价值,不给环境造成破坏。”

这里提到社会企业都是在企业维度来理解,社会是企业的一个属性。



社会企业主体从组织变化为商业


截屏2020-05-13下午12.54.11.png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 

2010年,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在香港举办的社企高峰会演讲中提出:“社会企业的定义是以创新有效的商业化手段解决社会问题的组织。非营利机制的竞争劣势是社会企业做不大的根本所在。”

2020年4月,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和星展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携手发布《2020年初中国社会企业生存状况调研报告》。此时,又多了个“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发起人”身份的徐永光.在报告中提出:社会企业是以创造人类美好生活为使命的商业。

2010到2020,整整十年,徐永光已经将社会企业定义的组织主体修改为商业。尽管关于社会企业的定义在国内至今都没有共识性的唯一释义,尽管民间的社企认证或地方的官方认证中也有公益组织被认证,但是关于社会企业到底是公益机构转型容易还是企业家做更合适的探讨一直都存在。

新华社2017年的一篇署名张天潘的时评中写到:从国内社会企业从业者的生存状态来看,不少公益人一想到转型,就想去做社会企业,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误区。很多人既没有商业的思维,更没有商战的经验,贸然转行、想当然地认为只要一做社会企业,马上就能赚到钱,机构就能持续运行。商业社会是残酷的,参与者需要真刀真枪上阵厮杀,不像公益行业,不管运转情况如何,看上去很美就行。

那些头戴社企光环的公益负责人怎么样了

截屏2020-05-13下午12.54.59.png

社创之星决赛现场

社创之星是国内较早做社会企业家评选的项目,于2013年启动,至今已第八届了。该评选每年都会在全国撒网寻找社会企业家种子选手,然后通过比赛的形式评选出5名年度优秀社会企业家。抛开大量的海选和进行中的第八届评。就按每年最终的五名得奖选手算下来,已经评选出了35名年度优秀社会企业家,其中有草根公益组织负责人,也有企业家。

经历了评选,这些获奖者发展的如何了?

据观察了解,很多被冠以“社创之星”光环的公益机构负责人已经有的离开机构转行了,有的出国上学了,有的甚至依然是草根公益,也有的没了消息。

而能够让人记住且还能看见的更多是那些当选的企业家,比如老爸评测魏文锋、成都朗力刘英……

术业有专攻,社会企业首先是企业。公益思维和商业模式,前者靠捐款运营,后者靠自己挣钱运营,从可持续性考虑,手心向下要比向上更可持续。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理事长王平直接表示:关于社会企业的乱象在于要么泛化概念,把社会责任企业等同于社会企业;要么窄化概念,让社会创新型商业企业敬而远之。

目前,社会企业依然没有明晰的社会共识,很多人会把企业的社会责任等同于这是家社会企业。但是这两个概念有明显的区别,首先企业社会责任是一个部门,简称企业CSR部,多以组织企业及员工开展公益活动为主,承担了一定的社会责任,但是也不具有可持续解决问题的属性。而社会企业是企业从创立之初就定下的方向、目标,可以说解决社会问题的使命是根植于企业基因里的,是使命驱动全体员工要对此负责的目标。

比如老爸评测,通过可持续的商业行为解决中国老百姓吃穿住用领域的安全问题。具体表现形式是通过专业的技术人员发现问题并去验证,为老百姓进行日常科普。同时还要有解决问题的职责,才能形成有效的闭环。老爸商城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为老百姓提供经过检测确认安全的商品。所以,老爸评测的员工从一入职起,不管他在哪个岗位,不管他能否透彻的理解社会企业,他的工作行为都已经是为解决社会问题付出了,这就是基因的作用。

很明显,CSR不是企业发展运营中不可或缺的驱动轮。而社会企业是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双轮驱动的企业形式。

公益机构不是随随便便卖些商品或服务就能成为社会企业,企业成立CSR部门也不代表就是社会企业。哪怕有做的很好的公益机构想转型为社会企业,不妨先听听徐永光对于公益组织向社会企业转型的建议:成立公司就必须是私人公司,不要有公益组织股份,但是商业团队、公益团队必须是一体化管理;也希望公众不要把公益组织道德化,不要谴责社会企业追求私利。

不敢“赚”钱的企业何谈持续解决问题

截屏2020-05-13下午12.55.12.png

2019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年会现场 

一位曾经参加了BC项目,即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BC)推出的社会企业家技能培训项目的NGO的新丁的培训感受是“我觉得企业做得很好了,能够转型开始社会企业化的,可能还是不多,毕竟社会企业按照自己的理解,很多时候还是没有企业挣得多。”他认为,“能做好企业,但是不想再赚更多钱的”的企业才能转型社会企业。

事实如此么?2017年开始,由南都公益基金会和其他兄弟单位联合推出的中国社会企业奖已经连续评选了三年,呈现在公众面前的是一批批获奖的企业家,有的还已经拿到了若干轮美元融资。老爸评测、成都朗力也是获奖者。

在2016年当选社创之星冠军的老爸评测创始人魏文锋,2017至2019都参与了中国社会企业奖的评选,直至2019年终于抱得年度社会企业奖杯。

参加社创之星评选时,魏文锋刚刚因有毒包书皮事件聚集了旺盛人气,当时这个粉丝口中的魏老爸如英雄般只付出不索取的存在。在参加社创之星评选前后,他都惶惑于怎么能做裁判又当运动员?尽管老爸商城是呼应了全国若干粉丝对于包书皮的需求创办的,但当时的魏老爸自己都耻于对外承认自己有商城。他当众讲的更多的是有毒包书皮、有毒塑胶跑道等评测案例。而他因为大量的评测而入不敷出,如何存活还是未知数,又何谈走多远呢?

作为比赛评委的徐永光听了魏文锋的演讲后,先后在比赛现场、媒体访谈环节都提出:“魏文锋,你就要大胆的卖货,不卖货你怎么活下去?不卖货怎么能继续解决有问题的商品?你要做的就是放心淘宝。”

徐永光的这一番话醍醐灌顶了,魏文锋也明白了要想活下去就得“脸皮厚”。他说:“我如果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话,我怎么做都会有人说,但当我做一件正确的事情时,我相信全世界都会支持我的。”

从2016年下半年,魏文锋把电商的运营重视起来。2017年,老爸评测开始能够持平并有盈利,到2019年底老爸评测营收逐年递增,而与之同时的是越来越多的问题产品被老爸评测发现出来,越来越多安全可靠的放心产品在老爸商城上架。当老爸评测获得年度社会企业奖时,所有人都说是“实至名归”。

对于社会企业来说,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应该是正比关系。

先立使命而后在实干中探索创新

截屏2020-05-13下午12.55.22.png

老爸评测成人防晒评测

新华社的那篇时评中还提到一个现象值得引发关注,“从国内现有的社会企业运转情况来看,很多企业的推动者,相当于拿着一支箭,到处去找靶子,而不是先立一个靶子,然后用箭去打它,更有甚者是箭已经射出去了,还在满地找靶子。也就是说,不少社会企业从业者,并不清楚企业的定位,稀里糊涂创业、懵懵懂懂经营。

老爸评测的个案也能佐证这段话。

魏文锋发现了女儿的包书皮有毒后,意识到并也验证了还有很多商品存在假劣毒问题,于是他把老爸评测的使命定义为让天下没有假劣毒产品,正好符合了徐永光提出的以创造人类美好生活为使命的商业。

美好生活意味着健康、安全和放心等,中国现阶段恰恰还存在着生活不够健康不够安全的问题,社会企业就是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商业,先行瞄准具体的社会问题,然后设计可持续解决的商业模式,也就是先有靶子再有箭,确保一击一准,不放空箭。

检测+自媒体+电商是老爸评测解决假劣毒产品的有效运营模式,而它不是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通行模式。

比如解决传统露天鱼塘养殖模式既辛苦又容易造成水质污染问题的庆渔堂,通过打造物联网+生态渔业项目,简单改造鱼塘后,不仅能依靠科技“管家”帮忙,轻松养鱼,而且鱼养得多长得快,还能不用化学农药,养出生态鱼。此外,它还能通过内部水循环,实现尾水零排放。

成都朗力从最初的社区微型养老院,到现在上门对老人的居住环境进行适老化改造,让老人活得有尊严,探索出养老产业新模式。


美好生活到来之日就是社会企业拂衣去时

截屏2020-05-13下午12.55.34.png

当所有的商业都有高标准的道德底线并且坚持立业为善、向善而为时,就是山青水绿、放心安心;老有所依、独有所靠的美好生活到来之日。此时,所有的商业都是美好生活的缔造者,那还有什么必要区分企业和社会企业呢?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