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May
经济日报
浏览 : 948
评论 : 0

如何发现并抵御生活中看不见的危害,让孩子们远离有毒有害产品?这已经成为许多家庭的焦虑点——

谁来守护孩子的安全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徐 胥

image.png

① “老爸评测”是社会第三方检测机构。创始人魏文锋在介绍家长送来的检测产品。 
② “老爸评测”公司架子上摆满了检测过的各种物品。
③ “毒书皮”事件后,商家改进了生产工艺,并将检测报告印在外包装上。
徐 胥摄

在北京一所二甲医院工作的小贾前阵子刚生下二宝,又恰巧赶上乔迁新居,虽然新家没有装修,但她总对室内的甲醛含量有点担心。刚好有朋友送来空气检测仪当礼物,测完之后,看到零甲醛的结果,她才安下心来。

小贾的担心并非个案,折射出当前年轻父母们对于生活环境安全的普遍担忧。

不夸张地说,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充满各种化学合成品的世界里,孩子从出生起接触的就是含有各种化学成分的物品,包括玩具、餐具、塑料袋、泡沫垫等。虽然每件物品都会标明主要成分,但大部分人对那些复杂的化学名称还是一头雾水,更别提鉴别化学用品的安全性了。更有一些不法商家的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让安全标准成为一道虚设的“马其诺防线”。

如何发现并抵御生活中看不见的危害,让孩子们远离有毒有害的产品?这已经成为许多家庭新的焦虑点。

检测界蹦出的网红

“为什么好的塑料没有味道,但是硅胶都有味道?”“网上商城产品贴出来的检测报告靠谱吗?”在“老爸评测众筹家长群”里,来自全国各地的家长们每天都会问这样的问题。老爸评测创始人魏文锋和他的团队每天不停地解答这些疑惑。

为什么家长们信得过老爸评测?“因为我是‘网红’啊。”魏文锋对自己的这一身份非常自豪。老爸评测公众号有17万人关注,其中很多人也是魏文锋的粉丝。

之所以能成为检测界的网红,还要从一段魏文锋与塑料包书皮的死磕故事说起。2015年春季,魏文锋发现女儿的塑料膜包书皮有股气味,出于在浙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从事多年产品安全检测和认证工作的职业敏感,魏文锋怀疑塑料包书皮可能有问题。他把女儿的塑料包书皮送去检测,结果很震惊,塑料包书皮中邻苯二甲酸酯和多环芳烃全部超标。前者可能扰乱人体内分泌系统,后者则是强致癌物。可是,魏文锋拿着检测报告,通过微博、官网等多种途径尝试向有关部门反映,结果都石沉大海。

不甘心的魏文锋决定靠自己的力量,自掏腰包从市场上买来不同品类的7种塑料包书皮,送到国家精细化学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测,并花10万元把检测过程拍成纪录片放到网上,立刻刷爆朋友圈。

检验检疫的专业背景加上一个老爸保护孩子的诚心,让越来越多人支持他的检测事业,纷纷把东西寄过来让他检测。曾经有过创业经历的魏文锋一鼓作气,注册成立了“老爸评测”公司,专职做评测,以众筹的方式,找专业机构检测,再将检测结果公布给大家。这样上千元、上万元的检测费经大家分摊后,每人只需要花几元钱。

“老爸评测的走红,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魏文锋深有感触地说。现在有一些商家企业和消费者之间产生了严重的信任危机。

在魏文锋看来,我国目前国家标准良莠不齐,而且在有毒化学物质限制条款等方面落后于国际标准。国家监管力量有限,无法覆盖巨大的企业数量和商品类别,也让一些厂商有了可乘之机。此外,虽然目前市场上有1万多家检测机构,但检测费用大多非常昂贵。市场价20多元的塑料包书膜,检测费用却高达9500元,让许多家长望而却步。

公益商业两条腿走路

互联网众筹并非新鲜事,但用众筹的方式来支撑一项非常烧钱的公益事业,却难免遭遇现实的骨感。

魏文锋坦言,每一次众筹其实都是对粉丝热情的消耗,长此以往难以为继。更尴尬的是,有时候检测会陷入两难的境地:检测出产品没问题,出了钱的粉丝会感觉像打了水漂,而且这种视频点击量一般不高。检测出问题,虽然点击量很高,但也意味着有毒有害产品仍在市场上流通。

“你不要告诉我什么东西有毒,你就告诉我哪些东西可以买。”粉丝的一席话让魏文锋的苦恼迎刃而解。与其公布检测结果的“黑名单”,为什么不用“白名单”来推动安全的好产品呢?

家长们的需求推动了“老爸评测”微商城的运营。魏文锋把检测合格的商品放在微商城上售卖,一方面满足家长对安全产品的需求,另一方面实现“老爸评测”自我造血的可持续发展。

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有人质疑他做公益却又来卖产品,是不是有私心?对此,魏文锋有自己的逻辑:做好事也是要吃饭的。想推动保护孩子这项事业,除了有热情和专业知识,还需要能够维持下去的商业模式。

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袁瑞军看来,老爸评测属于中国正在兴起的社会企业,社会企业是介于商业企业和非营利组织之间的一种多元混合体,其一大特点是用商业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社会企业做的是商业企业觉得效益低、公益组织做不好、而政府没精力做的事,可以被称为“第四波力量”。

像儿童用品安全检测,一般商业检测机构是有点不屑的,因为家长很少会花钱专门检测,由于检测费用高,一般公益组织难以烧钱。目前政府并没有具体的、专门针对儿童的安全检测力量,因此,老爸评测这种半公益半商业的社会企业就应运而生了。

近年来,社会企业在全球发展方兴未艾。虽然这一概念进入中国时间较晚,但发展势头良好。2016年11月17日,北京市委、市政府发布的《北京市“十三五”时期社会治理规划》中明确提出发展社会企业的目标。业内人士表示,社会企业的蓬勃发展,能够充分发挥政府、企业和社会的协同治理功能,形成公共服务领域新的合作网络。

游击队倒逼行业升级

其实,家长们之所以如此焦虑,根源仍在于现实生活中屡屡曝光的毒书皮、毒跑道等安全隐患。

中国人口众多,消费量非常大,政府对所有产品做到细致入微的监管并不现实。这时候,就需要行业自律、消费者提高鉴别能力,以及老爸评测这样的企业倒逼、监督和补充。

让魏文锋骄傲的是,目前,多家生产包书皮的企业改进了生产工艺,在外包装上标明检验检测报告。2016年2月份,上海和江苏的包书皮市场抽查中,新增了多环芳烃和邻苯二甲酸酯两项毒害化学物的检测。2016年秋季开学,“老爸评测”再次送检10份包书膜样本,其中仅剩1份含有邻苯二甲酸酯。“我们更像是先头游击队,不断去搜寻有毒有害产品,发现问题后报告‘正规军’质检部门,再由他们去大规模检测曝光,我相信民间力量一定能够从下至上地推动产品检测标准的进步。”魏文锋说。

如何根治这一顽疾,魏文锋一贯坚持这样的观点:良心合格产品不是检测出来的,是靠良心企业家生产出来的。如何让企业家厂商有动力自觉地去生产优质、合格的产品,则需要全社会营造一个“良币驱逐劣币”的良好氛围。

事实上,国家层面也早已开始行动。2016年9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消费品标准和质量提升规划(2016-2020年)》,提出以先进标准引领消费品质量提升,倒逼消费品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

当然,标准的执行和质量的提升最终要靠激发企业内生动力。对此,国家质检总局党组成员、国家标准委主任田世宏此前表示,“我们会进一步推动实施企业标准自我声明公开和监督制度,提高企业标准化信息的透明度。同时,鼓励社会第三方机构评估这些公开的标准,规范制定和发布企业标准排行榜,更好地引导消费者更多地选择标准领跑者产品”。


image.png

0 个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