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 December
杭州日报
浏览 : 1840
评论 : 3

res01_attpic_brief.jpg

res04_attpic_brief.jpg

    “魏老爸,这是老家自种的苹果,绝对安全,寄给您尝尝。”

    “魏老爸,这是我澳洲带回来的矿泉水,给您补补矿物质。”

    “魏老爸,我们家刚装修完,测甲醛的仪器能不能借我回家测测?”

      我就是他们喊的“魏老爸”,我姓魏,的确是个爸爸,但还不算老。我是个70后,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熟悉我的人都说,我身上有股“不安分”的劲。大学毕业,明明学的是物理,偏偏要去单位搞化学检测,一干就是十年。吃皇粮的单位里干得好好的,偏偏要出来自己创业开公司,公司发展了五六年,业务越做越大,全公司150多个员工,美国、欧洲都有了子公司。但好好的,魏总突然又不要当了,年近不惑再次创业,一切从零开始。


      一

      很多人纳闷,哪里来的勇气,能让我放下所有,从头开始?因为我的女儿。

      前年8月,上小学的女儿开学在即,学校发了新书,女儿让我给她包书皮,一层薄薄的膜,撕开表面一层,把有黏性的那面和书的封面封底相互粘住的那种。结果,我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寻找气味源头,居然是这个不起眼的透明书皮散发出来的。

       出于和化学物品打了十几年交道的职业敏感,我把书皮的包装壳拿来一看,无商标、无企业地址、无联系方式,三无产品。女儿说,这种书皮学校门口的小店里多的是,大家都买这种用。

于是,我跑遍了杭州一些学校门口的小店,前前后后搜刮到7种类似的书皮,然后打包寄给泰州市国家精细化学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去检测。花了9500块检测费,结果出来了,很可怕,这个透明书皮含有大量的“多环芳烃”和“邻苯二甲酸酯”。

       对不搞化学的人来说,这两个名词有些陌生。“邻苯二甲酸酯”是增塑剂,它对生殖发育期的儿童,以及孕妇都是有影响的,在国外,“邻苯二甲酸酯”是不可以在孕妇和儿童使用的产品中出现的;而“多环芳烃”是国际公认的强致癌物。

       拿到结果那刻,我难受极了,当时女儿已经上二年级了,一想到,前面一整年,女儿每天都会反反复复用手触碰这包书皮,自己却没有发现,而且我就是搞检测的,以前我在实验室里检测了很多东西,总以为那些不合格的东西都是别人在用,自己是不会中招的。

       我跑到学校,把检测报告给老师看,老师说,他也不知道这书皮有问题。我又拿着报告去找有关部门反映,但有关部门不理睬,因为我们国家的标准里没有检测这个的要求。

我知道要把这条路走通有多难,首先要打报告,去推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去修改检验标准,再让有关部门去抽样检测,等真的发现有问题,才能去勒令厂家整改。一整套程序下来,没有两三年很难完成,时间还是次要的,问题是这样也不一定能成功。

        我又想方设法找到制造厂商,我把检测报告给老板看,你生产这个东西是有毒的,不能再这么继续生产了。老板一开始以为我是来敲诈的,等弄明白我的来意后,他说,每个厂都是这样生产的,他也没办法。


       二

       这条路,正着、反着都走不通,但毒书皮就摆在面前,整个杭州有30万小学生,整个中国有将近一亿的孩子,这么多年,这么多学生家长,怎么就我第一个发现这事呢?

当时央视调查记者柴静拍了个《苍穹之下》的片子,一下子,雾霾、污染成为民众的关注焦点。我很受启发,就   找了个导演,花了十万块,就“毒书皮”拍了个片子,放到微信上,没几天,120多万次的点击,到今年,这个片子的点击量已经是1500万了。

       很多媒体、育儿、教育类的公众号都转了这个视频,连人民日报都转发了。全国的妈妈们都知道了,原来这东西有毒,不能用。很多学校也知道了,立马表态,不再硬性要求学生包书皮。

视频传开去,有一万多家长关注了我,还给我留言说,“老魏,做得好,社会应该多点像你这样有正义感的人”。毒书皮不能用了,但书面还要包,怎么办?我去拉了一万份牛皮纸,免费送,只要家长出邮费,我就送,那段日子,没日没夜打包寄快递。

      “毒书皮”工厂的人也坐不住了,因为他们生产出来的东西没人买了,我跟工厂说,按我的要求,用聚丙烯等食品安全级别的这类原材料来做书皮,聚丙烯是平时用来做保鲜膜的材料。工厂一开始不乐意,说这样成本就太高了。我想了想对工厂的老板说,你儿子现在读幼儿园,明后年也要读小学了,你儿子以后也要天天摸这个东西,你心里愿不愿意?

         估计这句话触动了他,老板同意让车间进原材料、胶水,去试着做一批出来,做出来的样品,再让我检测。大约过了半个月,无毒的书皮生产出来了,我就在微信上开了个商城,销售给有需要的家长。事先我也做了声明,卖书皮是应大家的需要,并不是我去做检测的初衷。

         那一个月,我卖了5000多份书皮,还有女儿学校里的同学,上我们家里来买,女儿喊我“老爸”,她同学就喊我“魏老爸”。“老爸,老爸,你老爸都快成国民老爸了。”

        我爱人不理解,说我放着好好的魏总不做,去卖这个几十块的书皮。


      三

      家长都特别信任我,知道我是搞检测的。经常有人来问,魏老爸,你帮我测测看我孩子画画用的颜料有没有问题?味道很重;魏老爸,我家喝水的杯子有没有问题?

      2015年8月,我自掏腰包投入100万,正式注册了“老爸评测”这家公司。

       我开的微商城,还引起了有赞工作人员的关注,他们很好奇,说很少看到一个网店,今天下午刚注册好,第二天销量就破千,然后一天比一天多。他们要来实地调研一下,看看我究竟用了何种营销模式。乐死我了,我就把事情来龙去脉跟他们讲了。对方恍然大悟说,哦,你卖的不是商品啊,是爱心。他们还特地给我写了篇文章,放在首页推广我的店铺。

       有家长说,魏老爸,你给我们做检测,不能老让你自己贴钱,我们来出吧。于是我的商城里还有一件商品叫“支持老爸众筹检测费”,20、50、100块,几个等级,家长自愿购买。最多的一个家长,100块的拍了20份,我特地打了个电话感谢她,是个杭州的妈妈,她说,魏老爸,你做的这个事这么好,必须得支持。

       一天,城西一个幼儿园家长联系我,说觉得幼儿园新铺的跑道气味特别重,让我去测测。我刚走到幼儿园门口,就闻到一股很刺鼻的味道。幼儿园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让你进去检测的,我找到园长,起初,园长不同意检测,他说幼儿园找铺跑道的工程单位都是走正规程序的,经过招投标,中标单位都出具相关合格证书的,他还把合格证书拿给我看了。这时,刚好办公室门口走过几个年轻的幼儿园女老师,我说,园长,我相信幼儿园开展的所有工作都是合法合规的,但操场上的味道我们都闻到了,您看您这边育龄的女老师特别多,若她们怀孕生子受到影响,您的责任可不小!

       这么一说,园长本来就有点忐忑的内心淡定不下去了。他把施工方留下的样品残留等东西都提供给我做检测,一路开了绿灯。一周后报告出来,跑道含有二硫化碳等有毒物质,刺鼻的气味也可能是由二硫化碳导致的,这玩意儿不但有毒,而且到一定剂量,足以毒死人。这份检测报告在家长群里炸开了锅,他们当即表示不让孩子去上幼儿园了。

       有家长不明白,施工方都提供了检测合格的证书,是怎么回事?

       因为有关部门在制定跑道标准时,是没有检测二硫化碳等物质这一项的。打个比方,比如这个苹果里有砒霜,砒霜有毒,但检测标准里只规定,只要这个苹果里不含汞,它就是合格苹果。

        因为这个事,中央电视台白岩松那个节目来采访了我。事件逐渐发酵,受关注度越来越高,好多外地的学校主动来邀请我去做检测。所幸的是,这件事推动了各地有关部门重新修改了标准,像深圳教育局,重新起草了《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标准》,明确提出了合成材料面层施工严谨使用汽油及含苯、甲苯、二甲苯、二硫化碳、二氯甲烷等溶剂的规定。


        四

        公司发展到去年年底,进入了困难期,前期自掏腰包的钱都烧得七七八八了。商城里卖的都是些书皮,铅笔,橡皮等文具,利润完全无法维持公司继续运转。我也很无奈,就跟群里的家长说,公司资金遇到困难,有可能得关门了。立马有家长说,不行,魏老爸,公司关门,万一碰到有毒的东西就没人帮我们检测了。有家长私下直接给我打了一万块钱,叮嘱我千万不能关门。

        既然大家态度这么坚决,那我就搞一次微股东众筹。去联系了几家专业搞股权融资的公司,当时交谈的场面也特别逗,对方公司来的工作人员特别年轻,两个90后小伙子,翻看着我的商业计划书,坐在我面前说,魏总,一般来说,我们的投资人对35岁以上的创业者都不会投了。

       言下之意是嫌我老,我顿时满脸黑线。幸好脸皮厚,我说没事的,你们只要帮我把平台搭好,不需要帮我找投资人,我自带粉丝。

        一切安排好,我去浙大科技园进行项目路演,当天现场也来了不少家长。刚讲到一半,我看到台下的人都纷纷在刷手机,心里就急了,肯定是自己演讲不走心,赶紧改变下风格,甩几个包袱,试图想吸引下台下听众,没想到大家我行我素,依然低头刷手机,完全不看我。硬着头皮讲完,下台背上一身汗,我跟融资公司说,演讲完毕了,你们可以开始启动众筹了。没想到,公司工作人员说,魏总,我们后台搞错了,众筹在半小时前已经启动了,不信你看,已经很多人抢单了。

        噢,我一下明白了,原来之前听众刷手机是开始众筹了。一个多小时后,“老爸评测”就筹到了200万资金,超预期百分之百。而且家长在后台写了好几页的留言,当天下午参加路演的另一位老板都很羡慕得说,魏总,你的项目群众基础怎么这么好。

        “老爸评测”这个项目之所以得民心,因为它并不是因商业目地而诞生的,而是本着为大家对抗有毒产品、解决问题这个出发点。而这些来支持我的粉丝,他们也不是为了来投资而投资,他们渴望自己的下一代在一个安全的生存环境中成长。

        看到这么多人支持我,爱人的观念也逐渐转变,越来越支持我这个“国民老爸”。今年,恩派(NPI)公益组织发展中心还邀请我去参加了社创之星大赛,我上台做了八分钟的项目演讲,四次被掌声打断,讲完有人评价,这是他今年听到过最好的项目,经过海选、复赛、决赛,最后“老爸评测”拿了个年度总冠军,还获得了最佳人气奖。


        五

        如何让公司有“造血功能”,能自我健康地运作下去,一直是我头痛的问题。我想过很多种方案。要么to B、要么to C,要么广告这几种方式我全部研究过了,不行的!

        to B,你问厂家收钱,给厂家的产品出报告,这样我还有什么公信力?家长不会再信任我了;广告也一样,商家付费,你就拿人手短吃人家嘴软了;而to C,消费者花钱订阅信息,你付费,我给你提供检测报告,说实在,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还很难接受。这样东西安全的,你告诉我不就行了,怎么还问我收钱呢。

       所以我只有卖货,但我坦白地去卖货,我们商城上有些商品,我是把它的成本价裸奔出来。如:检测合格的西梅 进价10元、包装费2元、人工费3元、成本15元,我把15元钱的价格放在这里,旁边再放上一个18元的,叫15元捐3元,然后再放上一个20元的,叫15元捐5元。

        当时我跟伙伴说按照这个方法去做,小伙伴们都说:“魏老爸,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他们肯定都买便宜的,怎么可能买18元、20元的呢?”

小伙伴们拒不执行我的命令,我只好自己操作电脑把它上架了。后来很多人去买18元的、20元的、或者是买三包 15元的再加一包18元的。我想,能够做到这种“裸奔价格”的商城,可能全网也只有魏老爸一家吧!我信任你 们,你们也信任我,我感动了你们,你们也做点事情感动我。

        所以,我们在传递一种信任,让我很开心,这也是让我坚持做下去的动力。


        六

        现在得白血病的孩子多,有分析说是和家中装修有关系,我们群里也有家长的孩子得了白血病,群里就自发捐款,派我做代表去看望孩子。我想“老爸评测”也该做点什么!就去买了18台,一台一万两千五的专业测甲醛仪器,在全国范围开展“测甲醛仪器漂流活动”,只要转发我们的海报,不用押金,不用签协议,就能免费借用仪器,这张地图上有红点点的城市都是已经漂流过的城市,至今仪器已到过50多个城市。

        有家长满是防备心地跑来问我,如果上一个人寄给我的仪器被他弄坏了怎么办,是不是要我赔。我乐了,有什么怎么办的,寄回来,我们会修的啊!

        我还开展空气净化器检测活动,发动群里的家长把自己家中的空气净化器送过来做检测,一下子收到了20多个品牌的空气净化器,这种模式下出具的检测报告比厂家送样机来检测还靠谱。

        民以食为天,老百姓对食品安全上的问题也存在不少顾虑。我之前做了一次超市大米检测,检测结果不容乐观,一共测了12款大米,包括家长送来给我们检测的,只重金属“镉”这项就有2款超标,一款在临界点上,还有一款“汞”的含量很高。杭州电视台、浙江卫视都来采访,等电视台第二天去超市想拍摄,发现放米的大箱子连夜搬空了。

        后台的家长又不淡定了,魏老爸,连平时吃的大米都有问题,我们还能吃什么?嗯,我既然发现了问题,就要去解决。我跑去东北考察了一圈,在五常稻花香核心产区承包了200亩地,事先对那边的土质、水源都进行了检测,我跟种地的农民说,你们好好种,今年我用比市场价更高的价格问你们收购,前提是你们不能滥用农药。为了确保每一批米都是好米,我开发了一套“老爸云质控系统”,在接下来的种植、售卖过程中,不停地进行滚动抽样检测,监督大米质量。

        第一批大米收上来了,那天在公司,我们用电饭煲蒸了一锅“老爸大米”,哇,香气飘满了公司走廊,连对面公司的员工都跑过来问,魏老爸你们在蒸什么?这么香。有同事不吃菜,就吃光了一碗白米饭。有买米回去的家长来说,“老爸大米”又香又糯,孩子一口气吃了两碗饭。


        七

        大部分人拥护老爸的行为,但因为检测结果会损伤小部分人利益,就会有反对声音。之前我曝光了家庭厨卫常用的“魔术擦”含有大量甲醛,如果用它来洗碗等物品,会导致甲醛残留,报告一公布,有个妈妈给我打电话,说心里很难受,因为她家宝宝从出生起,她就用这个魔术擦给宝宝洗奶瓶。

       因为我的报告,不少电商就悄悄把魔术擦产品下架了,还有人来后台留言骂我,说甲醛用水冲冲就没有了,又没多大关系。我回他说,那砒霜水冲冲也会没有的,你怎么不用砒霜去洗碗呢?

        有人说,魏老爸,你把检测搞得这么红红火火,让那些国家质检部门情何以堪?

      “老爸评测”的出现,绝不是要去出人家洋相。中国这么大,人口众多,衣食住行涉及的商品更是成千上亿,有漏洞有疏忽总是难免的,我们这种民间评测机构就要是起到一个补位作用,我们的目的和国家相关部门是完全一致的,就是让老百姓的生活更好更安全。

        之前有机构给检测实验室施压,要求他们把我拉进黑名单,不检测我拿去的样品。群里有个叫“罗爸”的家长跳出来联系我,他自己也是个孩子的父亲,他说他们实验室的大门永远向我敞开,支持我做的事,只要是“老爸评测”送过去的样品,他们只收成本价。

        但我知道,我的身后,不止一个罗爸,还有千千万万信任我的家长,他们给我寄苹果、橙子,让我注意身体,不要太辛苦。就因为他们喊我一声“魏老爸”,我要带着“老爸评测”一直走下去。

3 个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