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 November
魏老爸
浏览 : 181709
评论 : 1

521956645510646806.jpg


一张有毒包书皮改变的职业生涯 


“爸爸,我们老师让给新书包书皮。”

“好,我去找挂历纸。”

“爸爸不是这种,我们老师说,让用透明的包书皮。”

“家里没有啊,老师说哪里有卖的吗?”

“学校附近的小摊上就有,可以直接粘上去。” 


这是女儿入学时的一个片段,很平常,类似的场景在每一位家长身边都上演过。可等我买到了塑料自黏式包书皮时,我发现这东西味道很重,我内心的职业病小人儿告诉我,这东西有问题。我和女儿说,不要用这个东西,还是用挂历纸包一下,她不干,“老师就让用这种书皮包,我同学都是这种包的,我不能不一样。”没办法,学校统一要求,我只能妥协。


小小的一个塑料包书皮,小店里买买只要10多块钱,越来越多的怀疑促使我把女儿贴课本的塑料包书膜送到了实验室,检测发现了大量的邻苯二甲酸酯和多环芳烃这两种化学物质,它们一个是生殖毒性,一个是强致癌物质,日积月累,后果无法想象。


486053807678533345.jpg


我惊呆了!作为一个搞了十多年检测工作的老爸,我突然发现连自己的女儿都无法保护。爸爸们可能更能理解,一个男人,如果发现他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的时候,他的内心该有多痛苦。我的女儿,已经使用这种有毒包书膜两年多了,想想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有多少有毒物质在她的身体中蓄积?我很自责。面对丫头书桌上玲琅满目的各种文具、玩具,我不知道还有多少“看不见的化学危害”在默默侵入她的身体,我不敢想:等她到了我这个年龄,会怎样.......


我开始四处反映,没人care(在意)。可能我骨子里有那么一点“叛逆”分子,我不愿意屈服于现状。事业单位呆过、自己也创业过,我可以理解各自的立场不同,但我没法容忍欺骗与伤害的延续。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既然我无法改变商家,那我就改变自己。趁着自己还有时间,我要跳出来,从自己开始,做点事情,去解决这个社会问题。


433909477513812957.jpg


于是,我在市面上购买了7款包书膜,自费万元送到泰州国家精细化学品检验中心进行检测,结果发现全部有毒!我建立了个老爸评测微信公众号、找电视台的朋友拍摄了老爸评测纪录片——有毒包书皮、联系媒体曝光,我想以自己的行动来影响更多的人,让更多的孩子远离毒害。


651861129956121996.jpg


我从之前的公司辞了职,带着几个90后专心忙碌老爸评测。以前的我只是管牢150人的饭碗,现在,我只想管牢全国小朋友课桌上、餐桌上的东西是否安全。



孩子的身体不能成为检测“毒跑道”的唯一标准


有很多家长来咨询我,某种某种东西是否有问题,这其中就有我自己也高度关注的塑胶跑道。很多有关有毒塑胶跑道的新闻报导中显示,教育局或学校、家长、实验室都是按《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 14833 这个标准进行了检测,如浙江慈溪一幼儿园新建跑道;如广东铁军小学塑胶跑道。检测结果显示,送检样品符合《合成材料跑道面层》要求,学校宣布跑道无毒、学生复课、操场启用、锻炼继续、媒体公告。于是乎,各方都舒了一口气, 终于如释重负解决了塑胶跑道的问题。


646042561472170999.jpg

2016年4月魏老爸在江苏昆山某小学进行跑道取样


不能不说,到目前为止,绝大部分被怀疑有毒的塑胶跑道,大都经历了类似的事件演进过程——好像没有孩子用弱小身体中一回毒从而引发家长的注意,就不会有学校以及相关部门的紧急补救。每每看到这样的报道,我的背后都会升起阵阵寒意,这样掩耳盗铃式的游戏还要继续到什么时候?符合GB/T 14833《合成材料跑道面层》这个标准就说明塑胶跑道无毒?在我看来,这就是“皇帝的新衣”,太可笑了!


为了能找出一个方法检测出塑胶跑道散发的气体,2015年10月,我曾在杭州的两所学校采集了跑道样品,并且找化学分析实验室的朋友讨论,自己研究检测方法,成功的检测出了两种有毒气体:“二硫化碳”、“多环芳烃(萘)”。也因此有不同地区的家长向我咨询塑胶跑道的检测方法,希望我可以帮忙去检测,塑胶跑道依然是爸爸妈妈心中的悬在梁上的一把利刃。


893200119220716566.png在实验室里,对跑道样品进行制样)


常州外国语学校“毒地”现场,我去了。我无法形容我所见到的,我只能说,如果是我的孩子,我也会想去举牌。


292576017314188428.jpg

2016年4月,和解放日报记者一起深入常外毒地调查


温州瑞安一所学校的跑道检测,我参与了。应邀去现场采样检测,亲身体验那股很浓的刺鼻气味,但由于这个行业没有国家强制标准,也没有具体的检测验收和施工规范,我自己研究的方法也不是很高深的技术,我们没有办法得到一个准确的结果,“毒跑道”的检测陷入僵局,而无辜的孩子们却还在为此付出代价。


深圳、杭州、温州、北京、成都、南京……我帮助家长们检测了十几所学校,也接受了一些媒体关于塑胶跑道问题的采访。我深刻地体悟到,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自觉和良心是靠不住的。无辜的孩子,用自己的身体戳破了“验收合格证明”的一纸谎言,成为了目前检测“毒跑道”的唯一标准。我迫切的想要促使跑道标准的建立,想要承担下检测的重任,想要帮助家长们、帮助孩子们远离伤害。


130907605356438933.jpg昆山某小学的两块跑道样品)


我梳理了一下我们前后检测过的塑胶跑道中发现的有毒物质,列表如下,供各位家长参考:


initpintu_副本.jpg


甲醛仪漂流,开启信任传递


目前,上海、深圳、浙江、江苏均已发布塑胶跑道新标准,北京也回应将制定中小学塑胶跑道标准。标准化建设在推动,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去。


前几天我收到一个好消息,我们帮助检测的北京丰台某小学的塑胶跑道终于拆除了!我很兴奋,家长们终于打赢了这场硬仗!很快,老爸评测制订的塑胶场地标准也要出炉了。我邀请了很多专家来协助我一起完善这个标准,从定性分析到定量分析,不断获得大家的认可,以帮助更多的家长检测塑胶跑道。


496269399004634656.jpg


塑胶跑道不似短时间就可以检测出结果的产品,却是当下为了孩子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将心比心,如果你的孩子也在学校读书,因为“毒跑道”的铺设,孩子的身体健康受到伤害,你是否也会愤怒会心痛,会想拆了跑道拆了学校呢?


毒跑道可怕,毒教室更加要小心,因为孩子们在跑道上只是上一节体育课,而每天在教室里呆的时间要远远大于跑道。大家的微信朋友圈里,经常会出现儿童白血病要筹款的信息。家庭的装修是造成小孩子得白血病的重要原因,为了帮助家长们获知自己家里的甲醛是否超标,我寻找到了一款采用酚试纸检测方法的便携式高精度甲醛检测仪,价格不菲,要12500元一台。今年6月,我发起了全国甲醛仪漂流活动,把甲醛仪免费租借给家长们使用,不要协议,不用押金,坏了不用你赔,采用绝对的信任来进行一次信任传递试验。由家长们自己组织传递,一个传一个,全国漂流。活动一发起,就受到了家长们的欢迎!甲醛仪供不应求,我又一口气买了3台仪器,一共花了5万人民币,就为了给全国的家长们检测家里的甲醛。已经有15000多位家长参与转发活动,130多名家长预约排队。我在甲醛漂流日记本上写了:心若简单,世界就是童话!


228251403801320931.jpg


我坚信我的付出会带来回报,可能是万千家长的信任,但我更希望是孩子们一张张天真无邪的笑脸、一副副健康的体魄。


魏老爸写在板上的话语.jpg2015年8月27日,我在公司写下的口号语


图片2.png



1 个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